关灯
护眼
字体:

204 救无刹,战严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魔潮停歇的消息传出,堵在外面几天的冒险者们又一窝蜂涌入这个修罗场。

而始作俑者,早就跑得无影无踪,直接了当的深入第五层!

这对谌仲而言无疑是极为冒险的,越往下,魔物的数量越多,高阶越多,先天魔物也比后天魔物更多。

总之,死亡率噌噌噌地往上飞涨。

不过凭借他的谨言谨行,倒没有发生过难以纠缠的战斗,偶尔的一点小摩擦也被神行遁很快甩开。

就要进入第六层与安德烈他们汇合时,经过一片古建筑废墟,正在发生着剧烈战斗,周围暗处有不少围观群众吃瓜。

大致一看,是多人围攻一人,还是玩命搏杀那种。

谌仲本不感兴趣,然而听到了熟悉的怒吼声音。

是袁无刹!

他前几天跟着一起前来,但以他小成境巅峰的水准,谌仲的训练多少有些儿戏,于是袁无刹就独自离开,深入迷宫。

哪知道,再见面会是这种局面。

谌仲当然不会立即过去救援,先生身子一掩,悄悄观察起来,谋定而后动。

袁无刹一人一枪,一身鲜血淋漓,但战意昂然,尽管逐渐颓势,可依旧大开大合,虎虎生风。

围杀他的有十四人,看架势皆是杀人如麻的老手。

谌仲还在一旁的地上注意到了另一个熟人。

严崇!

他一身伤地躺在地上,应该是被围杀袁无刹的那些人所伤。

可惜,谌仲又不是傻子。

一眼就看穿了严崇的阴谋诡计,那些人都是严崇安排的,如果能够杀了长期跟自己作对且天赋极高的袁无刹,受点小伤又有什么影响呢?

关键严崇的那些口子,看起来惨重罢了,实际都是皮外伤。

一场戏而已,防止学院抓住他残害同学的把柄。

以他严氏家族的地位,只要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很难遭到审判裁决,更别说被关押进灵武师监狱。

袁无刹也不傻,如此明显针对他的杀意,怎么会感觉不到。

不过他这人走的横推之道,不会在诡计面前认怂,纵然以一敌十,也要搏上一搏!

大致了解清楚后,谌仲果断出手,自己跟严崇的矛盾,也是时候有一个大的进展了。

不然一直退却回避,会打击上善门的士气,让百战堂产生上善门变弱了的幻觉。

风雷弓拿出,搭弓拉弦,光箭射出!

嗡——

这一箭不是救袁无刹,而是瞄准了瘫地上看戏的严崇。

“窝尼玛!”

光箭速度极快,都到了十米内严崇才感知到。

双臂一撑,向后一蹦。

噌!

光箭刺入地面,刚好在严崇的两腿之间。

严崇惊出一身冷汗,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冒出声。

也不演戏了,把沾满鲜血的外套脱下,他从手指的戒指里抽出一把四品灵器的战刀,警惕地观察四周。

下一秒。

又有几十道光箭从角落出现,如同天女散花砸向了他。

但这不是让严崇胆战心惊的,在箭阵之后,还有铺天盖地的灵符……海浪!

“我TM!”

严崇瞅着这风格好眼熟。

不就是上善门成员的战斗风格嘛!

穷则战术穿插,富则火力覆盖!

显然,现在就是后者。

谌仲不在的这些日子,上善门众人把这句准则发扬到了极致,挥金如土的战斗方式导致无数人为之恐惧。

丫的,谁打架一上来就狂轰滥炸,关键十有八九还看不见人在哪里,稍稍打不过就溜之大吉。

呼——

疾风爆响,劲力从侧上空突袭。

“谌仲!”严崇看清来者面孔,怒火中烧。

一刀斜斩,与风雷弓的骨刃相撞。

巨力爆起,两人各自弹飞。

严崇内心巨震,震惊于谌仲的力量之大,超越了自己的预料。

呜!

怎么回事?

严崇突然感觉胸口一沉,一团灵力在里面轰然炸裂,若非有一些护体灵器启动,自己就栽在这了。

谌仲平稳落地,面无表情。

想想才入学之时,自己根本不敢跟严崇硬碰硬,只能搞一些偏门诡计与其周旋,没想到啊,短短半年,自己已经有了跟他一战的实力。

说实在的,自己小成境二层的境界,对上严崇的小成境八层巅峰,完全没有一点点压力。

玄武体稍稍一开启,严崇就是在给他刮痧!

估计至少也要拥有魔魂的淬魂境,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

但是谌仲也没有因此骄傲嚣张,该怎么谨慎,还是怎么谨慎。

世上有无数意外,作为严氏家族的继承人,严崇肯定有着保命的底牌。

自己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击杀,这样会迅速引发与严家的矛盾,短时间内对自己极为不利,耽搁时间,影响后期发育。

搭弓射箭,第一百次普攻触发!

这一箭射向袁无刹那边,目标是一名小成境四层的灵武师。

谌仲的出现他们早已注意到,当探知谌仲只有血涌境时又放松了戒备,如今察觉谌仲竟然朝他们发起进攻,自然是满心不屑。

显然,严崇太会装,没有把痛苦难受表露丝毫,让杀手以为谌仲很弱。

噗噗——

光箭贯穿了两人!

而这两人当场炸开,漫天肉渣。

这一击,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包括袁无刹都狂喜地看着谌仲。

“学弟,高人竟在我身边啊!”

杀手们愣神几秒,转而围攻谌仲。

不过就在他们犹豫时刻,袁无刹的反击到了。

“雷暴领域,开!”

“千雷雀!”

“万雷凰!”

好家伙,袁无刹也把上善门的精髓领悟且实施得淋漓尽致。

哪怕负伤,也要把底牌藏着掖着。

无数雷霆闪电在半圆的领域笼罩中蔓延,时而变成巴掌大小的鸟雀,时而凝聚出高压电泄露一样的雷瀑凤凰。

关键他还趁着杀手转身后才释放!

而且看他现在这幅活蹦乱跳的样子,刚才的凄惨作态,大概也有几分演戏的成分。

远处的谌仲倍感欣慰,大家的进步肉眼可见,他这个甩手掌柜甚是开心。

“严崇学长,学弟请教。”谌仲一拱手,说道。

严崇嘴角一抽,“血涌境一层了?原来学弟才是新生中的佼佼者,既然你有意,我也不好拒绝……不过拳脚无眼,学长若是不小心把你打死了,还请你下辈子投个好胎。”

“学长这一开口就是老阴阳人了,学弟服气。”谌仲跟严崇在这墨迹半天,自然不是想说废话,而是在拖延。

安德烈在下面一层,已经带领了大批魔人袭来,届时严崇被魔人斩杀,估计也怪不到他脑袋上。

“得了一二流宗门的传承就不知天高地厚!”严崇把谌仲突飞猛进的功劳算在了九刀阁传承上。

铮——

两人再次搏杀起来。

刀弓交织,灵力光束四散,凡触及的石壁无不被戳得千疮百孔。

“火炽……亡魂焰!”

严崇暴退,双手掐出手诀。

脚下一踏,一簇簇幽灵般的烈焰破开土石。

玄武体运转,纵然是这招地阶中级灵技也破不了防。

嘀!

同时属性相克反甲触发!

谌仲轻哼,你自己的招式,换一种方式自己享受吧。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