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7章 尘归尘,土归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想好了么?”这是自露娜找上苟特,说了拜月神的事情后,苟特第一次开口。

露娜看着不远处的院门,苦笑一声道:“老师,想没想好重要么?他就没给咱们选择的余地。”

“那,那些侍者呢?”苟特看着露娜。

原本侍者的问题,是没人会多问的,但他却知道,露娜从小就对这类人群就有所不同,比其他人都更在意这些侍者的生死,如今有此一问也是怕她心软留下后患罢了。

“一个不留。”露娜闭了闭眼睛。

侍者里有人会被老乌龟洗脑成功,有着至今还死硬着一张嘴,被关在塞缪尔酒庄里的雁兽人在,露娜可以说并不算太意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罢了。

也是从一开始,她便想好了,分配给科尼利厄斯的侍者,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或是任何产业之中的。

当然,若是科尼利厄斯能就此消停,有个善终,她便打算在偏远的地方圈片地方,最终把这些人打发过去的。

可事到如今,却是还是走到了最糟的那一步了。

“走吧!”苟特叹息一声,从腰间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出来。

露娜也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药物,低头蹙眉嗅了嗅,便与苟特并肩走进了科尼利厄斯所在的院落之中。

院中的侍者,看到露娜和苟特想些而来,有人便露出了些许不自然的神色,自然也有些人依旧保持着一成不变的标准表情。

然,这些现在却是已经不重要了。

院子的大门,被露娜随手关上,下一刻,小小的装着迷药的瓷瓶,被露娜与苟特双双弯腰摆在了门边。

“集合所有人。”露娜看了一眼面前的侍者吩咐到。

侍者的面色,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变化,却是并没有反抗,就近拉了几个人,各自散去,集合院中直至人。

露娜看着那人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怔忡,那人,应该是想到了吧?

“露娜。”苟特走出几步,见露娜没有跟上,不禁带着一丝严厉的低唤了一声。

“我知道的老师。”露娜闻声,垂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迈步跟上。

一路走向科尼利厄斯所在之处,露娜与苟特之间再没多说过一句话,直至看到了被几个侍者护在中间的科尼利厄斯祖孙二人。

“你们来了?”科尼利厄斯还是那个样子,不管如何动作都是慢吞吞的,只是似乎对露娜的到来,并不算是意外。

“是。”露娜看着老乌龟那颇为慈祥的面容,点了点头。

“你从来就没想过完成祂的寄望吧?”科尼利尔斯垂下眼眸,不无嘲讽的说道。

话虽是问话,却完全是肯定的语气。

露娜不着痕迹的揭开了手中的瓶子的瓶塞,点了点头道:“是。”

“接受了神的恩赐,却要违背神的意志,你就不怕受到神的惩罚么?”科尼利厄斯豁然抬头,双目紧盯着露娜,质问道。

“神?您说的是他么?”露娜抬手在腕上一抹,一道与真人一般无二的人影便出现在了露娜的身侧。

苟特随时见过露娜手上的藤镯会弹出一个除了露娜以外谁都触碰不到的小屏幕,却是第一次见这种三维立体全息投影,一时间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甚至还伸出了手去。

“好久不见,我来接你了。”

就在苟特的手,快要碰触到那全息投影的瞬间,那全息投影嘴巴未动,却忽然有一道声音炸响在了房间之内。

“呃……”苟特手一顿,飞快的缩回了手,甚至还退后了两步,目露惊悚的看着那与露娜并肩而立的人影。

侍者们就更没见过这种情况了,几乎是瞬间,纷纷化作了兽型,匍匐在地,就连科尼利尔斯和昆图斯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科尼利厄斯,眸中竟是还有水光闪现了出来。

看着这群侍从,露娜眸光沉了沉,最后的那一丝不忍,也没了。

或者,更准确的说,她心知她这么做,就是为了打消掉自己最后的不忍,骗人骗己,说不上卑鄙与否,只是彼此图个心安罢了。

于她亲手收割这些人命,再不至于下不去手,也不至于事后后悔,于这些侍从,见到了他们所以为的“神”怕是,能死得其所了吧!

下一瞬,匍匐的侍者们纷纷栽倒在地,科尼利厄斯与昆图斯也摇晃了两下,跌摔在了地面之上,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了。

露娜缓缓抬起手,掌心里出现了一枚暗紫色的种子,随着她的指令下达,种子被丢在了一名侍者的身上,迅速发芽生根。

而被种子根系所慢慢包裹的住的侍从,也一点点的从一只鹅,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再然后就连尸体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藤蔓根系上,一点点散发着浅淡蓝光的晶莹金属以及地面上一片鹅形的灰尘。

一名侍从被消化吸收完,已经生长起来的藤蔓,有迅速自行的拖拽过了另一名侍从,随着一个接一个的侍从化作尘埃,藤蔓根系上的晶莹金属也越结越大。

“这……”苟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看向了露娜。

露娜面上虽然装的淡定如初,心下也是一片愕然,正在脑子里与阿尔法咆哮呢!

这藤蔓种子,她也是第一次用,却是不知道,原来消化活物也能结出变形钢啊!这尼玛不是坑她么?!

然,阿尔法却只是反问了露娜一句,知不知道什么叫尘归尘土归土,就不再出声。

本来么,除了多口气,是活的,活物本身的元素构成,与泥土能差多少?

露娜明白归明白,却是还是被这算不得是解释的解释,气了个倒仰,TM这句话是这么用的么?

随着一名名侍从接连被藤蔓转化成了尘埃与变形钢,苟特终于支撑不住,双手用力钳住了露娜的双臂,近乎咆哮般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了,哪怕是苟特,怕是也接受不了,一个前一刻还是活人,下一刻就分解的这么彻底了吧?

露娜内心是泪流满面的崩溃,面上,却还得装出一副淡定神棍模样来,把阿尔法的解释祭了出来,“尘归尘,土归土。老师,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没有血腥,没有尸体,苟特如何不知,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是……

“变形钢,是这么来的么?!”苟特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露娜,明显露娜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罢休了。

却在这时,院门处忽然响起了清脆的摇铃声。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