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4章 To be,or not to be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与杰奎琳聊过孩子的问题后,虽然苏西依旧在帮露娜打点行装,但露娜那份想要立刻杀去图书馆收拾人的心,却是冷却了下来。

于她自己,孩子的问题,其实并不那么迫切的。

兽人也不是每次发情期都能把小人造出来的,否则,她家也不会止只有她和她两个哥哥,且她和杰克还与大哥之间相差了足足七岁了。

但也是因为这点,露娜明白自己不能太自私,今年她就二十五了,巴里都三十四了,她爹三十四的时候,他们兄妹三个都各种蹦跶了。

这么看来,衣食无忧又不是养不起,生个孩子简直就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但事有轻重缓急,科尼利厄斯那货明显是不能再留了,这到底要如何是好?

露娜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儿育女与必须要做的事情之间产生了冲突,竟是一时间觉得似乎哪样都有些舍不下了。

巴里回来,看到的就是托着腮,身边放着整理好的行礼,唉声叹气的小妻子。

“你怎么了?”放下手里的头盔,都来不及卸下铠甲,他便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了露娜的面前。

“巴里……”露娜瘪瘪嘴,目露犹豫。

巴里却是误会了,不等露娜说完,就忙不迭的抓了露娜的手道:

“是与母亲拌嘴了?不难过啊!你要去哪?我陪你!”

“嘎?”露娜看着一脸关切,拖着一身沉重的铠甲弓着身的雄性,懵了。

“你想去哪住,我陪你就是。我这就去和母亲说。”巴里端的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话落便站直了身体。

“不是,你等等……”露娜张口结舌,飞快伸手拖住了巴里。

她虽知道,虎族从不像狼族,几代人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一般儿女成家后,都不会总与父母住在一起的。

但她和巴里这才结婚多久?

就这么忙不迭的搬出去,就算杰奎琳不介意,他们自己也明白怎么回事,但王城里人多口杂,她又是公主,杰奎琳也凶名在外,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她家想看她家里婆媳俩大战三百回合呢!

且,她才与杰奎琳聊过孩子的问题,这一扭脸巴里回来就去找他妈说不再家住了,怎么看都像是在搞事啊!

“没事,我不跟她吵。”巴里却是完全不走这根筋的,还揉了揉露娜的脑袋,哄劝道。

我信你个鬼!

露娜心下吐槽一句,别看才新婚一个多月,她已经见识过这母子俩之间的冲突了,还不止一次,那可真是对着开咆哮模式的,说不对付就是全武行,虽然看得出母子俩谁也没动真格的,但这也足够露娜蹬掉眼珠子的了。

要不是还有个见惯了大场面的继父公爹在旁边风轻云淡的该干嘛干嘛,露娜保证说不好她就得跑去叫人拉架了。

“谁跟你说我与母亲拌嘴了?!”露娜抓着巴里胳膊的手更紧了,连兽甲都弹出来了,没办法铠甲太滑溜,不用爪子勾住了衔接的处的缝隙,他怕人真跑了。

“没拌嘴?那你这是?”这回轮到巴里懵了。

“图书馆那边有些事。”露娜叹息一声,见巴里不动了,便开始帮他解铠甲。

“哦,要去镇上?”巴里看着低头认真帮他拆铠甲的露娜,又扫一眼那堆行礼,这才后知后觉的觉出不对来,“那这行礼是不是太多了?”

“说不得,我还得去趟试炼森林。”露娜抿了抿唇。

巴里这回不淡定了,有些懊恼的抓抓头,“去那么远,我陪不了你啊!”

他刚刚被国王岳父分派去了城防营做交接,准备从即将退休的瑟斯大骑士长手里接手王城的防务了。

巴里起点高,又有着一身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军功,想要收服城防营的军官和兵士倒是并不困难。

难的是,如今的王城的治安官,却是不如已经升迁的奥尔托斯多已,虽也勉勉强强的算是在王城站稳了脚跟,但那家伙却是成日里焦头烂额,哪怕有瑟斯大骑士长个老前辈给他戳着,依旧不能顶什么大事。

一遇上麻烦,那货就会做两件事,第一件是哭丧着脸去找瑟斯大骑士长帮忙,第二件就是跑王庭找国王哭诉,且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真哭。

也因此,巴里这个公主的丈夫,才被塞拉斯放进了城防营。

国王陛下打的也是,最起码看在他女儿露娜横行王城多年的份上,在一个戳不住,一个要退休的情况下,总得先有个没人敢惹的家伙顶上去抗一阵,再寻合适的继任者的主意。

当然,巴里曾经靠打架下黑手在王城积累下来的纨绔名声,也是一个重点,且如今他已经晋升成,杀过人的纨绔了,要不怎么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呢?

直白的讲,巴里就是被岳父坑去打补丁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目前是真的不能请假陪媳妇出门撒欢的。

王城的纨绔们是个什么德行,巴里简直不要太清楚,在没把那群一个比一个家里横的小崽子们驯服之前,他们要是哪天不搞点儿事情出来,那绝对是诸神打盹了。

“我知道。”露娜哼唧一声,她要能带着巴里一起跑路,她还至于发愁么?

在哪里造小人儿不是造呀?工作生活两不误,谁不想啊!可这不是不现实么?

“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呀!”觉出媳妇的情绪不对,巴里抬手挑起露娜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母亲今天说起发情期的事情了,我……”露娜脸色微红,虽然节操神马的,自从穿越,就一路被拉低,但这种话题,她还没淡定到可以跟当事人,百无禁忌的份上。

巴里看着媳妇熏红的小脸儿,没忍住,垂头吧唧了一口,还想继续,却是换来了露娜五指照脸,推……

“有什么还不能跟我说?”巴里挑眉。

“那啥,你着急要幼崽么?”露娜咬咬牙问道。

“哈?”巴里傻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露娜急了。

巴里卡壳中,作为一个才新婚一个多月,也才开荤了一个多月,且年纪还不小了的雄性,生不生崽,真是一个带有绝对挑战性的问题。

Tobe,ornottobe……

决定性难题摆在眼前,巴里快纠结死了,好像怎么答都不对呀!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