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0章 婚礼(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奥莉薇娅的动作很慢,也很仔细,从镜中看去,露娜却是眼眶有些发热,也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真的有种即将要离开家的不舍感觉了。

自此后,她将冠上别人的姓氏,也将成为一个全新家庭的女主人,尽管这个还未成型的小家,如今满打满算似乎只有两个人。

尽管奥莉薇娅有意放慢了速度,但露娜的发丝,还是在不知不觉间被打理完毕了,她轻轻附身,在女儿头顶落下一吻,喃喃道:

“要幸福呀!”

话落奥莉薇娅便微微扬起了头来望向屋顶,露娜眼眶也红了,却是同样没让泪水落下来,只是勾起唇角望着镜中的自己,似是在应承母亲,又似是在对自己说:

“我一定会幸福的。”

“傻样!”奥莉薇娅见状不禁破涕为笑,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女儿滑嫩嫩的脸,从苏西的手中接过的披纱来,帮露娜一点点的别在了头上。

等把女儿彻底装点完毕,奥莉薇娅拉着露娜站起身来,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又检查了一遍,见没什么不妥了,这才拉着露娜走向了门边,自有侍女帮母女二人打开房门。

门外,走廊中已经燃起了火把,塞拉斯一身只有在参加庆典时候才会加身的国王专属华服,早已带着人等候在了门外。

随着房门的开启,父女俩的眸中相继映出了彼此的身影。

露娜拉开裙摆,对着塞拉斯屈下膝,喃喃唤了一声:“父亲。”

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不用父王去称呼自己的父亲,她知道是自己任性了,但今日,她就是不想把这个人当做王了,她只想他是她的父亲。

“诶——”塞拉斯一怔之下,露出了一个露娜从不曾见过的傻爹笑容来,拖长了调子应了,才探手紧紧抓住了女儿的手,把露娜拉了起来,却是再不松开了。

国王身后,被他亲自相邀请来,陪他一起给女儿送嫁的霍华德和卡罗尔,双双保持微笑垂眸,全当没看到自家上司加老板的蠢样子。

就在塞拉斯欣赏着,他女儿此生最美的模样时,一名侍从匆匆而来,走进几人低声禀道:“泰格大骑士长已经倒了,两位王子殿下正在招呼他,婚礼随时可以开始了。”

塞拉斯闻言,面上的笑容却是一僵。

露娜则是有些反映不过来,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泰格大骑士长称呼的是巴里。

而奥莉薇娅这个做人亲妈的,已经在父女俩还没有动作之前,先行一把拥住了女儿,紧紧的一拥即离,然后转身道了声,“你们快些,我先下去了。”便匆匆带着侍女们离开了。

可露娜分明看见,在她母亲转身的刹那,有一滴晶莹划过了面颊。

塞拉斯自是没有忽略妻子的,稍稍用力,把露娜拉紧自己身旁,双手合十,把女儿的手包裹在其中,吸了吸鼻子说道:“她是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您和母亲。”露娜看亲爹也这样了,面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就差扑过去大哭一场了。

明明她记得,菲比结婚当天,那丫头好不欢脱的,恨不得历时马上扑到诺尼怀里,然后对着亲爹妈挥一挥衣袖,全然没理会奥尔托斯的一双泪眼。

可如今,她却只想转身回到房间,换下身上的衣裙,吼一嗓子,“老娘不想结婚了!!!”是什么鬼?

明明是场婚礼,却被这一家三口搞得好似告别仪式似的,要闹哪样?

终于看不下去的卡罗尔,不禁抬手碰了碰他家老板的胳膊,低声提醒道:“王上,殿下就算结婚了,也还住在王城的,您又没不准她随时回来?那个,时间也不早了……”

一直沉浸在女儿要跟别人家姓了,自己要不是这家人了的父女俩,闻言面上双双一僵,彼此对望一眼,不禁都有些尴尬,特别是塞拉斯,刚刚他还当着女儿的面抽抽了两下鼻子,险些落泪了……

“咳,对,该下去了。”塞拉斯清了清喉咙,但拉着女儿的手劲儿却是半点儿没松,脚步也没动。

露娜也是才反应过来,忽然看向了那个来传话的侍从,问道:“你说大哥和杰克在招呼巴里?”

“呃,是,是的呀,殿下。”侍从的笑容有些僵。

不是露娜太凶,而是在婚礼前的这个招呼根本就不是字面意思上的招呼,那是用拳头招呼的,这是传统。

据说旧时习俗,是打不过大小舅兄们就别想抱得美人归的,王室最初几代,还真就有那么几位公主,因此婚纱都穿上了,却被取消婚礼的。

后来某位国王实在看不过眼儿子们一起欺负他女婿的行为,就变成了如今这种带着一定表演性质的斗殴了。

意在展示一下新郎的武力值,以示可以保护的了公主媳妇,同时也是让王子们展示一下新娘娘家的兄弟也不是只会以权势压人,武力值也是过硬的,大意就是,“你敢对我家姐妹不好,我们就敢锤死你。”

当然,据露娜所知,这种婚后会被王子们组团锤死的公主夫婿,最终还真不只是单纯的被捶死,毕竟王室么,有权不用,那才真是傻了。

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些奇奇怪怪,不知道啥时候看过的家族黑历史,露娜被塞拉斯牵着的手就是一紧,抽了一下没抽出来,转头再看她家亲爹,那笑容却是怎么看怎么透着股嘚瑟的感觉。

露娜登时决定,化被动为主动,抽不出来的手她也不抽了,干脆用一只手提着捶地的裙摆,一手拉住了塞拉斯,大步流星推着她亲爹往前走去。

塞拉斯哪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他女儿往前来,他就往后坠,直把霍华德和卡罗尔两个淡定中年,看的哭笑不得,最后估摸着实在是不能再拖了,干脆一左一右上去帮露娜的忙。

这俩人一出手,塞拉斯倒是不好意思再跟女儿较劲了,清了清喉咙,抬手又扯了扯衣领,才在两个大臣和亲闺女的鄙视的目光中,换上了一脸说不出是欢喜还是郁闷的纠结表情,拉着女儿像布置一新的花园中走去。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