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二十四节 Pershing und Panzer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笔趣阁www.52bqgcom.com,最快更新一八九三最新章节!

钢铁制造的怪物突然爆发出刺耳的轰鸣,笨拙的冲上挡住自己的障碍,缓慢但是坚定的爬上它,碾压它,翻越它。【零↑九△小↓說△網】它几乎就要成功了,非常接近,只差了那么一点,然而最终,这“一点”距离还是变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一如既往的,轰鸣开始减弱并且迅速转变为虚弱的喘息,然后完全消失了。

怪物彻底停了下来,于是一群早已准备就绪的、愁眉苦脸的技术人员一拥而上,开始完成自己的工作:打开每一块可以打开的盖板,拆掉每一个可以拆卸的零件,寻找问题出在哪儿。

他们的动作很熟练,配合也很默契,显然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在稍远一点的地方,U集团的第三号人物发出一个沉重的叹息,转向身边的一名看上去有四十岁的陆军上尉——他的老朋友,名字叫做约翰.约瑟夫.“黑杰克”.潘兴——露出一个显得有些尴尬的表情。“尽管很不情愿,但我必须承认,这台该死的机器还存在许多有待发现和解决的缺陷。”

“我相信你的技术人员能够解决那些问题。”陆军上尉笑着说,“事实上,它的表现比我预想的好。”

尴尬变得更明显了。奥康纳不清楚这是作为朋友的安慰呢,还是他真的这么认为。“你是认真的,约翰?”

“我见过你的公司卖给俄国人的装甲汽车,在战场上。”潘兴的意思是,“遇到类似这样的复杂地形,它们必须绕开,否则就很容易发生故障,或者被地形困住……”

他停下来,因为奥康纳的表情变成了惊讶,这让他感到一丝困惑。“你不赞同我的观点?”

“不,我在意的是,你亲自跑到了战场?”

这跟自杀没有多少差别。【零↑九△小↓說△網】奥康纳想到。他很清楚远东战场有多么危险,即使不考虑别的,交战双方的拿着U出售的狙击步枪和训练手册的狙击手就足以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些人会把任何看上去像是军官的人当成目标,而在几百码甚至更远的距离,没有人能够准确识别目标的身份,敌人,或者别的哪个国家的军事观察员,即使他们想要这么做。

但实际上,如果不是全部,至少绝大部分狙击手不会做这种事。经历了长时间的战斗以后,这些士兵就只剩下了一种类似条件反射的本能反应:寻找目标,瞄准,开火,寻找下一个目标……他们会不断重复这些步骤,直到战斗结束,或者自己成为不断增加的阵亡名单的一员。

贸然闯进他们的视线绝不是值得鼓励和赞赏的行为。

而且U向俄国人和日本人出售了数以千计的狙击步枪和更多的训练手册,虽然不知道完成训练并被投入战场的狙击手的确切数字,不过可以肯定,被这些家伙盯上的概率绝不会很小。

尽管没有哪个西方国家的军事观察员真的遭遇不幸……

奥康纳突然意识到他的顾虑没有任何意义:它太晚了,战争已经结束,潘兴还活着,已经返回美国,没有必要继续担心俄国和日本的狙击手。不过这也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在今天之前,他完全不清楚这位老朋友在远东做了什么。

“你应该早一点把这件事告诉我。”他一半是抱怨一半是责备的说到,“而且我很怀疑,华盛顿是否允许你如此冒险?”

潘兴回敬了一副对华盛顿的不以为然的态度。“和你一样,陆军禁止我前往交战区域,不过这没有用,我不会傻乎乎的待在东京等着日本人的战报,全都是垃圾,没有一点价值。”

“我知道,但是……好吧,让我们忘了它。”奥康纳摇了摇头,将剩下的话赶出脑子。无论如何,潘兴仍然活着,因此他可以将这件令他深感头痛的事情放到一边,将注意力集中到别的方面。

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应该关心的方面。

他重新提起U出售给俄国人的产品。“你似乎不喜欢装甲汽车?”

他猜对了,潘兴不喜欢它。

陆军上尉认为它是一种存在明显的缺陷的武器。“你们的这种产品不能适应复杂的地形,只能用在极少数特定的战场环境,如果让我挑选一支部队穿过三十英里的崎岖地形攻击敌军阵地,我选择骑兵。”

奥康纳相当熟悉他的这些评价:秦朗就这么说过,派遣到俄国军队的雇佣兵提交的报告同样有整段的相似的或者完全一样的内容。尽管不能完全赞同,他知道它们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的确如此,比起一堆烂在路上的废铁,几把军刀至少还能起到一点作用。”他自嘲的说到。

现在,轮到潘兴惊讶了:那不像制造和出售装甲汽车的军火商人应该说的话。

“你认为我应该说什么?”奥康纳大笑起来,“老实说,约翰,你不是U的客户,我没有必要对你讲一堆生意上的废话。”

潘兴的胡子翘了起来。“是吗?我还以为你邀请我参观这个秘密基地就是为了推销产品。”

“如果真有这种想法,那也是秦朗的,不是我的。”奥康纳耸了耸肩。

他没有推卸责任……没有完全推卸责任。邀请潘兴参观五十一区的确是秦朗亲自批准的活动,他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仅限于基地的部分区域,没有想到秦朗竟然同意开放整个基地,并且只是因为听到潘兴的名字。

一个奇怪的、看上去缺乏深思熟虑的决定。

当然,奥康纳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秦朗总是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神秘和不可言喻的内幕消息,然后做出一些奇怪的、看上去缺乏深思熟虑的决定,最后却总能证明自己有多么富有远见卓识。而且他知道秦朗非常重视自己的老朋友,对他的评价很高,甚至认为他能够当上将军。

能够,而不是有机会。秦朗坚信自己的推断,甚至愿意为此打赌。

奥康纳没有接受这个提议,不过认为自己应该接受它。秦朗的自信似乎正将他带往一个人们想要看到的结果:许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他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

在陆军,像潘兴这样的没有背景的军官很难得到晋升,即使是罗斯福也不能做到这件事:就在不久之前,总统阁下向陆军参谋部提出建议,将潘兴晋升为上校,结果陆军参谋部拒绝了,宣称潘兴的资历还不够获得晋升,因此不会考虑任何类似的提议,不管是上校、中校,甚至只是少校。

即使秦朗准备做点什么,他不可能比罗斯福做得更好。

他也不能比罗斯福做得更好,否则只有天知道总统阁下会产生什么想法——老泰迪成为总统以后出现了很多出人意料的变化,以至于很难猜测他的想法。

所以这件事会成为一个大麻烦,也许还会变成灾难。

他应该跟秦朗打赌。

奥康纳感叹了一会儿,接着告诉潘兴:“事实上,秦朗想知道你对我们正在开发的这种武器的看法。”

“为什么是我?”潘兴被弄糊涂了——他甚至没有见过秦朗。这位神奇的秦先生为什么在意他的看法?

“不要看我,”奥康纳继续撇清自己,“对于这个问题,我跟你一样好奇……”

他的后面的话被发动机的轰鸣淹没了。他和潘兴一起转向那台钢铁怪物,技术人员已经完成工作并且退到一边,它再次启动,缓慢而又坚定的继续向前移动……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它再次熄火了。

奥康纳觉得这一刻自己的表情一定非常滑稽,因为潘兴的表情就很滑稽,一副虽然想笑却要努力伪装成情绪毫无波动的模样。不过他还是指着那台再次被气急败坏的技术人员围在中间的钢铁怪物,问到:“那么,你对它有什么评价?”

“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做出评价的时候。它只是一个……”潘兴用了一点时间寻找需要的那个词,“……半成品。”

然而“半成品”仍然是一个夸大了的说法。准确的说,那个怪物只是一个简陋的、使用只有几毫米厚的普通钢板制造的履带式底盘,一群刚刚进入U的年轻技术人员用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完成设计并且将它制造出来,绝大部分零件来自几台接近报废的卡特彼勒推土机,没有武器,没有装甲,甚至没有悬挂系统,值得称道的也许只有福特的V8发动机,虽然总是发生故障,不过至少还是新的。

它只能算是一个实验平台……也许连实验平台也算不上,既不是秦朗设想中的那种武器,也不是他用来引诱俄国人上钩的、分担开发费用的花招。

奥康纳不知道它能有什么用处。

如果让他自己决定,他会将这台该死的机器藏起来,或者挖个坑埋起来,肯定不会用来进行什么见鬼的机动性展示。但这是秦朗的提议。

它真是太糟糕了。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