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第一,二章小小年纪,醋劲儿倒是不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不好意思,您哪位?

晏市的清晨,阳光一点点的洒满了大地,城市中心的高级别墅区中的千家,此时正迎来一个巨大且未知的变化。

冷,彻骨的冷,像是在冰窖里一样冷。

热,炙烈的热,像是在火炉里一样热。

身体哪里都好难受,感觉就像是一条脱水的鱼,疯狂的叫嚣着自己想要水。

“千铭!千铭!”

谁在叫她?

“千铭,你别给我装死,快点给我起来…千铭!别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千铭!”

装修简陋的小房间里,一个娇小的身影躺在床上,她皱着眉头,无意识的拧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像是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一般。

一墙之隔的房间外面,站着一个身着价值不菲的水粉色公主裙的小萝莉,明明是一身萌系的可爱装扮,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却有着和这一身衣服完全不符的刁蛮任性的表情。

“千铭!快点给我出来!”

她使劲的拍打了一下房门,声音尖锐的对着房间里大喊,却久久都等不到回答,这让她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和怒意。

她脸上带着薄怒,久等没有回答,怒意驱使下,她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面前的房门上,房间门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她的脸上的怒色更加明显,大声对里面的人威胁道“行,你在里面不出来是吧!你给我等着!”

说完,女孩在房门外不甘的驻足等了一会,却依旧不见房间里有任何的动静,她咬着牙有些不可置信,气的她直跺脚,最终愤怒的跑开了。

而房间里,因着刚刚踹门产生的那一声巨响,床上那个娇小的身影终于被吵醒一般睁开了眼睛。

千铭躺在床上,还有些无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眼神有些锐利有些迷茫,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现在这到底是哪里。

触手的是丝滑的被子,让她有些诧异。

她记得自己似乎是在和敌人斗法的时候,跟人耗到了最后,生生耗尽了最后一丝法力和精血掉进了悬崖底的大海中。她本来应该死了才对,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入眼的一片都是纯白,这是什么地方?

身体上的不适,喉咙中缺水缺的快要冒烟的感觉很快就拽回了千铭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神智。

千铭努力的撑起无力的身体坐了起来,大脑一阵眩晕,她忍不住伸出手撑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内心已经开始骂娘了。

什么鬼,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她强悍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鸡了?

就在千铭撑着头内心爆炸的时候,房门处传来锁芯转动的声音,随即房门就被人非常暴力的推开。

木质的门撞到墙上,顿时又发出“嘭”的一声响。

一个小女孩迈着得意的步伐从门口处毫不客气的走了进来。

看着坐在床上还用手撑着头一副刚睡醒样子的千铭,来人刚刚得意的表情僵在脸上,瞬间被愤怒掩盖。

“千铭!你居然现在才起来,你把我昨天说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来人的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音调恨不得提高了八个度来表达她的愤怒,那声音尖锐的就像是生生抓在人耳膜上一般,让人心里耳朵里都感觉难受的慌。

千铭手撑着头坐在床上,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听完来人的话,她才施施然放下了那只手,露出了一张面无表情的素净面容。

只见她看着来人,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略带疑惑的表情。

“不好意思,您,哪位?”

千惜听着千铭的话,脸上连气急败坏的表情都瞬间僵住。

她的目光盯着坐在床上的千铭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遍,终于露出一个冷笑,声音尖锐道“千铭,花招挺多的啊,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吧!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装傻就可以逃过这一次的惩罚。在我面前,你不过就是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小野种而已,别给我摆什么大小姐的谱!”

千惜手插着腰,一脸的盛气凌人,肆意的辱骂和指使,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件让她习以为常的事情。

坐在床上的千铭本来不为所动的眼神,在听到“小野种”这三个字的时候,多了一些细微的波动。

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听见过这个称呼了。上一次听见,还是在自己没被师父带回山门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可怜的小乞丐。

不过,自她纵横异界成为第一女术士以后,也都好几十年没有听见过这样的称呼了,也许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了,有意思的让她感觉到了一些手痒。

“我告诉你,今天我可是好不容易邀请到阿致哥哥过来,你这次绝对不许出现在我们面前碍眼,听到没有!”

面前的小姑娘颐指气使的指挥着,伸出一直手指指着她,精心打理过的指甲已经快要戳到了千铭的眼睛上。

千铭皱眉,顺势往后靠了一点。

眼神轻慢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姑娘,

“你请客?那关我什么事?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事关自己的阿致哥哥,千惜顿时就急了。

“千铭!我告诉你,阿致哥哥是我的!你别以为那次阿致哥哥在学校帮了你一次你就可以黏上去,阿致哥哥那只是心地善良而已,你最好给我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一个小野种,最好不要肖想你不该想的!”

千惜一想起在学校阿致哥哥帮了千铭的那一次,居然可以和他那么近的距离,嫉妒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她都没有机会距离阿致哥哥那么近过!

千铭听千惜的话,就明白了。原来这小姑娘这是争风吃醋呢。

啧啧,看着不过就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这醋劲倒是不小。

“奥。但是阿致哥哥救过我一次呢,我总是想着要感谢他一下,要不然我心里不安哪。怎么办?”

千铭故意用小心翼翼又非常期待的语气说着。她的话果然一下子就戳到了千惜的肺管子上。

“千铭!你敢再接近一下我的阿致哥哥试试!”

千惜心里一急,千铭的话气的她脸都红了。

一股冷意和恶意浮上头,她就大步上前抬手,似乎要给些教训给她看看。

千铭的眸色一暗,调动身体里为数不多的灵力迅速的在手心中画了一个灵符,一甩手,一个淡金色的灵印就迅速飞过,贴在了千惜的身上。

正扑过来的千惜只觉得周身的空气顿时一紧,就像是身边多出了一张大网一样,死死的捆住了她的手脚。

她挣扎了一下,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