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破碎的酒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但陛下不是您的敌人!”

宫廊中,基尔伯特大惊失色。

“他是你的父亲!您不能与他为敌!你更不能……”

泰尔斯微笑哼声:

“不能吗?”

基尔伯特收敛惊容,竭力冷静下来:

“听着,殿下,我确实一直期待您,信任您,效忠您,但我的本意绝非如此!”

“那还能是什么?”

泰尔斯讽刺道:

“让我做王子,是为了在闵迪思厅做个吉祥物吗?”

基尔伯特皱紧眉头,越发焦急:

“不,殿下,您应该是所有人都期待的未来,所有人!而你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一切本该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但泰尔斯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难道现在这一切,不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吗?

老师?

“您是王位的继承人,我当然理解您觉得窒息压抑,对现状不满,可那至少也该等到,等到……”

“等到我顺利加冕的那天?”泰尔斯淡淡道。

基尔伯特犹豫一瞬,咬牙点头:

“当然,到了那时,我会全力辅佐您的,无论那有多难,无论需要牺牲多少,我发誓!”

“我,梭铎,裘可,康尼,居伊,还有王国的许多有识之士,我们都会帮你的,但在那之前——”

“帮我?”

泰尔斯冷冷打断他:

“就像你过去那样‘帮我’?”

基尔伯特顿了一下。

只见泰尔斯举起右手,缓慢但不容置疑地推开基尔伯特的手掌:

“六年前,我拜托你去搜寻我在下城区的‘朋友’们。”

“我请你帮忙找到他们,拯救他们,帮助……我。”

基尔伯特一怔,黯然道:

“殿下,我,此事我有负所托,难辞其咎……”

“我刚刚从王国秘科回来。”泰尔斯话语淡然:

“你知道吗,我发现他们其实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因为讨厌我就拒绝帮我,事实上,秘科对于搜寻我的儿时玩伴可上心了。”

基尔伯特面色微变。

“殿下,秘科与您向来关系不睦,他们之所以如此热心……”

但泰尔斯打断了他,自顾自道:

“而他们还告诉我:这几年里,基尔伯特,你动用自己的人脉和面子找到总守备官,调动市政厅和警戒厅,集合警戒官和税务官队伍,对下城区和西环区发动了好几次的大规模清理扫荡——就为了帮我找人。”

少年认真地看着老师的双眼:

“我很感激,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一怔,不知如何回话。

“直到秘科告诉了我更多。”

泰尔斯面无表情:

“几年来,市政厅和警戒厅就这样高调出击,直接下场,插手黑街兄弟会和血瓶帮不死不休的狗咬狗。”

“他们赶走流浪汉,驱散乞丐,让无权无势的底层人倒尽大霉。他们清查摊贩,关停店铺,让老实本分的可怜人生计无着。他们搜捕小偷小摸,勒索地方团伙,却让真正该死的人渣逃之夭夭。他们抓出几个黑恶典型,充当政绩安抚人心,却对更多更重的压迫剥削视而不见。他们草率行动,轰轰烈烈,却恰好让躲在阴沟角落里的势力化整为零。”

泰尔斯仔仔细细地盯着对方:

“他们粗暴又冷酷,高傲又自矜,就像拿铁犁扫地,在乎的是动静而非整洁。”

“而他们离开之后,本就混乱的下城区唯有更加糟烂。”

基尔伯特闻言,犹豫再三:

“殿下,我,我不知道,我很抱歉,如果我早知道总守备官他们……”

可泰尔斯不容他说完:

“最重要的是。”

“他们的行动,几乎是不可挽回地破坏了一切线索,”王子抬高音量:

“从废屋到红坊街,所有人、物、地、事面目全非,现在再想要循着线索找到当年的那些乞儿……”

“几乎不可能。”

泰尔斯仔细打量着基尔伯特的反应:

“就像是,就像是有人刻意如此。”

“只为阻止我——找到他们。”

那一刻,外交大臣遽然变色!

“是这样吗,”阴暗的宫廊里,少年轻声道:“基尔伯特?当你托请警戒厅的时候?”

“秘科告诉我的,是真相吗?”

外交大臣没有回答。

空气里,唯有基尔伯特沉稳的呼吸声。

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

泰尔斯摇了摇头,继续开口。

“六年前,当我请你找到他们,你告诉我不可以,因为‘这是为了保密’。”

“我在国是会议上成为了王子,你还是告诉我不行,“为了他们的安全”。”

“再到我去北地,你写信说正在着手但进度缓慢,‘不能让有心人注意到’。”

“直到我归国,你在告诉我没找到的同时,又劝告我别找了,因为——‘你回不去了’。”

泰尔斯平静地面对着自己的老师,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没有回答。

回答他的仍然是令人难堪的寂静。

泰尔斯抬起头,轻笑一声。

“秘科说,六年了,你还是没能找到他们。”

“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找到。”

泰尔斯轻声道:

“或者说,是秘科在说谎?”

但基尔伯特只是深深低着头,不辨表情。

这一回的沉默持续了很久。

“算了,基尔伯特,无论秘科是不是说了谎,说了多少谎,”少年转过头,恍惚地道:“都不重要了,不再重要了。”

就在此时,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秘科什么都没告诉您,对吧?”

“您只是为了试探我的反应,就像您试探鸢尾花公爵。”

泰尔斯叹出一口气。

星辰的狡狐。

“对。”

泰尔斯目光落寞。

“秘科忌惮我,什么都没跟我说。”

“我所知道的,都是我经由下城区和西环区的故地重游和所见所闻,推断得来的。”

基尔伯特闭上了眼睛。

走廊里,泰尔斯和基尔伯特都没有说话,两人只是默契地错开眼神,看向别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基尔伯特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

他的语气疲惫不已,内容亦然:

“但您不能找到他们。”

带着痛苦与释然,泰尔斯长叹出一口气。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

“你知道,我曾经试着说服自己,基尔伯特。”

泰尔斯面向走廊里的黑暗,语气平常,甚至很温和友善,就像故友聊天。

“真的,我试过了,我努力说服自己:基尔伯特·卡索虽然号称狡狐,但他毕竟身居高位,他不懂下城区的门道,他不知道,他不会故意毁掉线索,不会刻意阻止我寻人,所以才用了这世上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而他是我的老师,是这世上我最相信的人之一,我不应也不能怀疑他。”

“我对自己说,只要你告诉我,你没那么做过,我就会相信的。”

泰尔斯双眼无神:

“我试过了,真的,我试过了。”

基尔伯特闻言抬起头来,艰难开口:

“殿下,我,我……”

“为什么?”

基尔伯特沉默了一阵,这才憔悴地道:

“血色之年里,陛下仓促加冕,群敌环伺,王座不稳。复兴宫不得不行奇诡之道,重典戡乱。”

“莫拉特·汉森又是先王多年密友,资历深厚,王国秘科方才备受信重,得以专事独断,法外横行。”

“这样做甫初是很有效,简单粗暴,利落直接。但久而久之,它纵容了陛下的冒进之风,模糊了秘科的职权界限。”

泰尔斯皱起眉头。

“他们现在有陛下支持,可一旦您继位加冕呢?”

“可想而知,为求权势不减,秘科的干吏们一定会想方设法,不惜代价抓住能制约您的手段,而您的过去与出身就是最受诟病的弱点,您的旧日相识正是秘科求之不得的把柄。”

“但您又是星辰王国的未来,是革新朝政的希望。我不能让黑先知或者任何不怀好意的人物,钳制您哪怕一分一毫。”

基尔伯特看向泰尔斯,眼神灰暗:

“所以你不能找到他们,不能。”

“哪怕是抢在秘科之前找到也不行。您的……他们的线索,应该被永久埋葬,无人知晓。”

外交大臣的话音落下。

走廊里,就连不灭灯黯淡了许多。

“所以,基尔伯特,你欺骗了我。”

泰尔斯恍惚道:

“从一开始。”

那一瞬,基尔伯特面色煞白。

但泰尔斯还是对他露出一个慰藉的微笑。

“没关系的,基尔伯特,我明白的,”泰尔斯疲惫地道:

“只是现在,你感受到了吗,这个罗网的重量和厚度。”

“你对它下意识的服从,它对你无声息的掌控,包括它对我的影响和我对它的警惕,都要远远排在——我们的真诚之前。”

基尔伯特面露苦涩,咽了一下喉咙。

泰尔斯痴痴地望着走廊里的阴影:

“就像学生面对老师,员工面对老板,妻子面对丈夫,臣子面对国王,如果从一开始就站在不平等的天平上,待在不干净的水域里,那主宰他们关系的,就绝不仅仅是彼此。”

“当我们笼罩在既定的权力结构里的时候,基尔伯特,当你不得不竭尽全力,才不被偏歧的天平摔下去的时候,当你遍身束缚千钧压顶的时候,当你的选择只剩下‘要么适应要么毁灭’的时候。”

“在你自己意识到之前,你就彻底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利。”

“除非你拒绝它,跳出它,超越它。”

“战胜它。”

基尔伯特的呼吸急促起来。

“不,殿下,我不明白!”

基尔伯特的声音很低,近乎下意识的喃喃:

“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为了,为了——”

“为了我好?”

泰尔斯温和地接过话头。

外交大臣没有回答。

泰尔斯笑着呼出一口气。

“基尔伯特,你有没有想过,虽然身系父子,但怀亚为什么总不愿提起你?”

听见儿子的名字,基尔伯特微微一颤。

“我没问过他具体的缘由。但我想我知道更深层的原因。”

泰尔斯渐渐出神,思绪飘往北国:

“也许你知道,基尔伯特,我在埃克斯特有一个朋友,或者说,我自以为的朋友。”

“当她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整日整夜地为她发愁,担忧,考量。”

说到这里,泰尔斯噗嗤一笑:

“我真是个笨蛋,总以为她依靠我,需要我,总以为自己是在保护她,帮助她,总以为我是在……”

泰尔斯的笑容渐渐消失:

“为了她好。”

“但是我错了。”

“因为那不是她想要的。”

想起那熟悉的面容,泰尔斯深深闭眼:

“而我也从未把她当作平等相待的朋友,顶多只是一个‘需要我的人’。”

基尔伯特怔怔地看着他,开始颤抖。

“基尔伯特,从我们认识以来,你苦心孤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我变成一个好国王,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豁出一切帮助我维护我,我很感激,但……”

泰尔斯睁开眼睛,目光清明:

“但我不是你所寻找的那类贤明君主,基尔伯特。”

“就像我父亲也不是。”

基尔伯特狠狠一晃。

“你不能在心里给每一个人都订做一个模具,然后利用你的一切手段去影响引导他们——而你丝毫不觉异常,甚至还引以为豪,觉得那就是‘为了他们好’——只为把他们严丝合缝安进那个模具。”

“因为我也好,怀亚也好,甚至还有我父亲,甚至你自己,基尔伯特,我们都不是为模具而生的人。”

泰尔斯温和地道:

“这就是为什么,我永远也变不成他。”

“不管你如何教导我在穿衣风格、在学识体系乃至行为风格上贴近他,我也永远不会变成下一个……”

“米迪尔王子。”

“无论他是多好的模具。”

基尔伯特闻言浑身剧震,失声道:

“殿下,我……”

但泰尔斯只是友善地笑了笑,一如既往。

“你是个好老师,基尔伯特,真的。你对待学生一丝不苟不计付出,倾囊相授有问必答,考量周到体贴入微——你真的很好,好到我甚至找不出丝毫瑕疵。”

“可直到遇上老乌鸦,遇到那位摇头晃脑神神叨叨,上课时总靠‘你说呢’三个词来混薪水的希克瑟老师,我才明白过来。”

泰尔斯向前一步,直视基尔伯特通红湿润的双目:

“你最大的问题,基尔伯特,就是你太好了。”

“好到学生可以全然依靠你需要你,好到你甚至没有给学生留下一丝一毫‘不好’的余地。”

基尔伯特张口欲言,却嘴唇发颤,只能迎来两行热泪。

“但事实证明,我的那位朋友,就算没有我‘为她好’,她也能活得很好。”

“甚至更好。”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不知不觉露出笑容:

“我为她高兴。”

下一秒,泰尔斯毫不犹豫张开双臂,揽住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基尔伯特。

“而我希望,你也能为我高兴,基尔伯特。”

泰尔斯贴着对方的耳朵,颤声道:

“我的朋友。”

外交大臣在他怀里生生一颤。

泰尔斯突然发现,衣装光鲜下的基尔伯特,是如此消瘦。

但下一刻,少年就收敛情感,把眼眶里的湿润逼回去,咬牙道:

“顺便一句,卡索伯爵。”

“我不喜欢你的课程表。”

泰尔斯松开呆呆看着他的基尔伯特,嘴角上扬:

“它,太满了。”

话音落下,泰尔斯抬手及胸,恭恭敬敬,礼节完备地向基尔伯特鞠了一个躬。

正如六年前,基尔伯特向他行礼。

下一秒,他用尽此生最大的力气抑制住颤抖,直起腰背,拔起脚步,转身离去。

不敢再看对方一眼。

啪嗒。

身后传来手杖落地的声音。

泰尔斯心中一痛。

但他还是维持着最完美的笑容,迈出步伐,踏进走廊里未知的黑暗。

宫廷深邃,灯火幽幽。

但心不在焉的泰尔斯才走了没多远,就在转角迎面撞上一个熟人。

“哦,抱歉,殿下,”宫廷总管,曾经教训泰尔斯不要浪费王室财产的昆廷男爵揉搓着自己的额头:

“我,我没看见您,不是有意的。”

泰尔斯也痛苦地按着下巴。

“没关系,只是意外。”

但他很高兴,此时此刻有人可以说说话。

哪怕是废话。

“男爵大人。”

泰尔斯挤出笑容:

“我听艾德里安队长说,您身体不适?”

“哦,没啥,我以前也经常装病躲活儿来着。”昆廷扯了扯自己精致的袖口,擦了擦一个封皮皲裂的笔记本,毫不在意:“不耽误事儿。”

“抱歉让您受累了。”

王子沉闷地道歉:“无论是宴会上的玻璃酒杯,还是今天……”

但昆廷总管摆摆手打断了他。

“您知道,其实酒杯不是问题。”

“反正它们也不贵——额,对不起,我是说,它们很昂贵,但是仍然有很多工坊、商人都上赶着送钱倒贴,只为了王室和复兴宫能用上他们生产的酒杯。”

昆廷叹了口气:

“而且我早就想换那批玻璃杯了,脆弱易碎,总给小的们慢吞吞的借口,现在我只希望金属和厚木杯能给力点。”

泰尔斯笑了笑,点头示意,准备离开。

“只是……为什么?”

泰尔斯闻言一顿。

只见昆廷男爵深邃地看着他:

“殿下,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北地人喝酒,就一定要摔酒杯呢?”

摔酒杯。

泰尔斯沉默了一会儿:

“你知道,尽管在那儿待了六年,但我也很奇怪。”

昆廷男爵有意无意地道:

“发力、投掷、砸损、冲撞、破裂、粉碎,然而这能证明展现什么?奢靡?强横?豪爽?凶狠?权力欲?阳刚之气?”

昆廷盯着他,语气突然软化:

“您知道,就用从历史上传下来的,祖父辈、父辈都用过的,珍稀名贵意义非凡的杯子,大家满怀感激,安安心心地喝杯酒,皆大欢喜,这不好么?”

泰尔斯又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

“但是,如果我不在闵迪思厅里摔碎它。”

泰尔斯抬起头,虚弱一笑:

“复兴宫就不会换新酒杯了,对吧?”

昆廷注视着他,沉思了一会儿。

“新一批的酒杯,未必比旧的好。”

“也许,”泰尔斯心情复杂:

“但你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呢,”昆廷男爵极快地回答:

“如果我已经见过了呢?”

泰尔斯看向他。

“也许您难以想象,殿下,”男爵叹了口气,摩挲了一下腋下那个皲裂的旧笔记本:

“但我可是在这儿工作超过三十年了。”

“当我还是个小屁孩时,就拿着纸笔跟在我父亲身后,记事记账,为每一位璨星解决衣食住行。”

宫廷总管出神道:

“每一位。”

每一位……璨星。

泰尔斯没有说话。

男爵回过神来,看向泰尔斯,目光里藏着说不出的感慨:

“所以,每一批酒杯,我都见过了。”

“每一批。”

泰尔斯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您真幸运。”

昆廷自嘲地笑笑,不置可否。

下一秒,王子对总管露出笑容:

“但我记得,希克瑟——基尔伯特的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

“太阳底下,每一件都是新鲜事。”

听了这话,昆廷男爵沉默了好一阵,这才叹出一口气。

“您知道的吧,就算璨星王室富可敌国,”他望着泰尔斯,眼里不无忧虑:

“打碎的那批酒杯,您还是要付账的。”

付账。

泰尔斯抿了抿嘴唇。

“是。”

“理当如此。”

两人都沉默下来。

“或者给您记个账,殿下?”

昆廷打破沉默,拍了拍笔记本,语气里带着些许希冀:

“您知道,也许等您长大了,加冕之后,债主们就会给您……免单的?”

免单。

泰尔斯抬头,继续望向远处灯火底下的黑暗。

“谢谢您,男爵大人,但不必了。”

泰尔斯幽幽开口,略略出神:

“我还是要付账的。”

“或早。”

“或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