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我要说我们在玩游戏你信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百四十二章我要说我们在玩游戏你信吗?

凌晨2点,慕漓满脸通红的看完的最后一章,不出意外的,她失眠了。

第三本书仿佛为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男女主间的亲密接触再也不是浅尝辄止,剧情再也不是写到亲吻就戛然而止,原来总裁在亲吻女主的时候还会摸女主的胸,然后脱女主的衣服,再然后推倒...再然后......

慕漓不敢再回忆,只是那通篇的新婚之夜描写就像刻在了她的大脑中一般,炽烈的欲望,交织的铜(和谐)体,难以诉状的呻吟,不断的,自动的在她脑海盘旋。

后来几天她甚至都不敢给叶倾发消息聊天,偶尔也会满脸通红的从睡梦中醒来,那段时间可谓是慕漓最难熬的时候,女子心底的羞涩与本能的好奇不断冲击着她的爱情观。

也就是从那一天晚上开始,慕漓持续了一个月的瘾就此中断,尽管偶尔还会在路上看见那辆小三轮,但慕漓却不好意思多注意一秒,最后,还有件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慕漓震惊的发现这三本书的作者竟然是同一个人,封面上的作者署名全是古月卿,另外完书的时间顺序也是第一本书最早,第二本书次之,最后是为她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第三本书,这也从侧面验证了慕漓的猜测,这位作者的笔力在不断增长。

慕漓把这三本书藏到了书柜的最里层,随着柜门关闭,三本女频“小黄文”就此封存,但是慕漓却永远记住了这个叫做古月卿的作者,在慕漓的心中,她显然已经把这位做着视为了她的两性启蒙老师。

正是因为经过了三本女频“小黄文”的洗礼,所以慕漓能够清楚的看出叶倾眼神中的欲望,那是要吃人的冲动。

原本还回头准备兴师问罪的慕漓,此刻早已忘记了初衷,在叶倾炽烈的眼神下,她的心理防线就如同大坝决堤,心底的慌乱与紧张似浪潮一般一涌而出。

思量间,叶倾的手又开始动了,不,准确的说,那双手其实一直在动,只是此刻它竟强硬的伸入了慕漓的裤腰之内,触感一阵冰凉,所以慕漓才会有他的手又在乱动的错觉。

冰凉的感觉从腰部一路向身下袭来,眼看着那双作恶的手正在朝着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摸去,慕漓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隔着裤子一把按住了那只让她肌肤冰凉心里却燥热的手,慕漓也不敢抬头,只是用力按住那只手,咬着下嘴唇,面色绯红。

叶倾不恼也不慌,都到这个时候了,今天怎么也得吃肉了吧?因为有着一种胜券在握的心态,所以叶倾准备徐徐图之,先卸去慕漓的彷徨与紧张,这种时候最忌刻意与急躁,只要给女生一种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感觉,事后两人间都不会有不好意思见面的尴尬。

这只手被按住了,叶倾也就没有继续深入,只是时不时的在滑腻的大腿上轻挠一下带动慕漓浑身一阵轻颤,不过话说下三路被按住了,不还有上三路呢嘛?

直捣黄龙失败了,那咱就曲线救国,只见叶倾松开了一直按在慕漓腰部上的手,这本来就是为了不让慕漓起身离开,可现在,那只束缚慕漓的手都已经松开了,慕漓却没有丝毫起身的迹象,甚至她都不知道那一只按着她不让她起身的手已经离开了她的腰部,足以可见,此刻的慕漓是多么的紧张慌乱。

顺腰部而上,自宽松衣角而入,直到叶倾的手掌覆盖到一座山峰上的时候,慕漓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除了身体上的颤抖加剧了些,其实不是慕漓不想有做举动,而是上下同时被入侵,她想防守也是有心无力啊,自己的两只手全部按在了下面,至于上面的那只恶手只能坐视它攻上高地。

“唔~”

随着叶倾手掌一阵发力,一道软糯的声音从慕漓的嗓间不由自主的传出,慕漓自己显然也是被这难以入耳的声音吓到了,原本就羞红的脸此刻已经红中泛紫,头也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

早就坚挺难耐的叶倾听到这一声,更是一阵口干舌燥,不等慕漓有所反抗,就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慕漓惊呼一声,只是嘴巴很快就被叶倾堵住,一切言语只得吞入肚中,而此时,江文沛正将汽车停好。

在山峰正面肆意揉捏了一阵,叶倾迫不及待的绕到山峰背面,根据看视频得来的经验,很快摸索到了那遮盖山峰的三道钢扣。

叶倾对解这玩意真是没有一点经验,他总不至于专门买一卡车的罩罩来练经验吧(哎,别说,还真不是不行,国外不就有个哥们,能秒解罩罩嘛?女生还没反抗呢,铠甲已经被卸了)

这个计划先往后稍稍,当务之急是叶倾已经被卡在了第三道钢扣上,前两道解的无比顺利,可是就在叶倾觉得马上能直面山峰的时候,突然,命运之门悍然关闭。

再次尝试

失败

第三次尝试

失败

似乎是感受到了叶倾的着急和郁闷,一直紧张忐忑的慕漓都不自觉的笑了一下,笑完才发现,自己现在可是正在饿狼的怀里,所以立马又闭上了双眼。

如果是动画片,那么现在绝对有一排黑线浮现在叶倾脑门,搞什么兄弟?大灰狼被小白兔嘲笑了?严肃点好不好?我是在解罩罩啊!

最后再试一次,要是这玩意还不给老子面子,我就直接扯了它,大不了再给慕漓赔一卡车的罩罩。

还没等第四次尝试正式开始,耳边传开的那一道“咔嚓”声让叶倾瞬间停下了所有动作,擎天之柱更是秒倒,慕漓也是直接从惊慌懵逼状态中睁开双眼,这道声音是如此清楚又是那样接近,所以不论是叶倾还是慕漓,都没有自欺欺人,这百分百就是“自己家”的防盗门被打开了!

而且更邪乎的是这似乎还是用钥匙打开的?

用钥匙打开的?......

钥匙打开??......

钥匙???......

两人对视一眼,俱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疑惑以及巨大的震惊,最后这样的复杂情绪统一化作了一句“我靠!”

叶倾猛地翻身落地,然后两人就直接差点被宣告社会性死亡,没错,此时此刻,江文沛正在门外一脸复杂,满眼懵逼的看着沙发上发生的一切,因为场面太过震撼,所以她都忘记了走进门,慕漓当然是很干脆的捂脸装鸵鸟,叶倾则慢悠悠的坐到沙发的另一边,心里还在嘀咕“劳模怎么提前下班了啊?”

“咳咳,额,那个,沛姨,你来啦?进来坐啊”总不能一直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僵在这,正所谓伸一头也是死,缩一头也是死,那不如干脆自己把自己头砍了。

江文沛无语的扫了叶倾一眼,眼神中的意思非常明显:“这是我家,还需要你客气?”

“哐当”一声,厚厚的防盗门再次被关上

只是随着这道门被关上,屋内的氛围似乎瞬间跌到了零点,安静,除了安静还是安静,慕漓本来想打个嗝,最后还是咬着嘴唇憋着气硬生生把嗝给咽下去了。

“你们”

“我们”

叶倾和江文沛竟然同时开口了,好吧,尴尬等级再一次上调

“你先说”

“你先说”

这真是尴尬它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又是一阵沉默,不是叶倾不想说话,而是这也太邪乎了啊,怎么一次两次的都碰上话头了?这要是第三次再碰上,我还要不要活着走出这扇门了?

过了三分钟,叶倾瞥了一眼江文沛,像是打招呼似的咳嗽了一声,江文沛果然收到了信号,这声咳嗽表明他准备说话了,江文沛也默契的咳嗽了一声,叶倾同样收到信号,这表明你先说吧,配合的如此默契,看来两人都被那两次尴尬给弄郁闷了。

“沛姨,我要说我刚刚是在和慕漓玩游戏你信吗?”

江文沛猛地一抬头,左眼透漏出一个问号,右眼透漏出一个感叹号,总结起来的意思就是“你是把我当成傻子了?”

“咳咳,咳咳”叶倾呛的一阵咳嗽

“我就知道沛姨你不相信,但事实是我们真的在玩游戏,这个游戏把,游戏规则有点特,是从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王国传过来的,现在在网上非常火......”

眼看叶倾还要接着胡扯,江文沛连连摆手打断了叶倾的胡扯“不就是把锅甩到英国身上吗,怎么还说什么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王国?”

“好了好了,你也别自损脑细胞想理由了,你和慕漓现在都是成年人了,我也不想管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要以长辈的身份和你们说几句话”

“行了,还遮呢?把手给我放下来,一个把我当傻子,一个把我当瞎子,你们两还真是绝配”

慕漓知道江文沛说的是她,只得不情不愿的把捂脸的手从脸上拿下,她自然是不敢看江文沛的,只得把目光瞥向叶倾,没想到这个让她直接社会性死亡的罪魁祸首居然正在对她挑眉轻笑!慕漓一个白眼重击,随即眼看天花板,一副好宝宝模样。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