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63章 陈妄x傅欢(5)三爷与陈妄的初次交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风晚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最后说道考察给机会,还是松了口。

“爸妈,中饭快好了,可以收拾一下上桌了。”京星遥此时站出来打圆场,要是整件事陷入一个修罗场,那就没完没了了。

“那就先吃饭了,吃了饭,陪我下两盘棋。”傅沉漫不经心的甩了下佛珠,神色淡得看不清喜怒。

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他心底已经很不舒服,这人胆子更大,居然直言他妻子是魔鬼?

这小子怕是想上天!

陈妄颔首点头,该来的总是躲不过,待傅沉这边结束,怕是就轮到傅钦原了,总之……

一个都逃不过。

众人起身准备去吃饭,陈爷爷还把陈妄拽在一边,“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怎么能对欢欢下手啊,他可是你宋爷爷的外孙女?是你妹妹。”

“你看你做得都是些什么事啊。”

“你那个东西被发现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多尴尬,都不敢帮你说话,你这小子哦——”

……

陈妄只是说道,“你不喜欢她做你孙媳妇儿?”

“我……”陈爷爷被一噎,傅欢,他肯定是喜欢的,只是傅家那边怕是不好搞定吧。

“好了,去吃饭吧。”

众人围桌落座,陈家就爷孙两口,老的老,小的小,对比傅家人,显得有些势单力孤。

傅欢去厨房帮京星遥,尽量不在父母面前晃荡,只是当她帮忙端出最后一道菜,发现只剩下两个空位了,在傅钦原和陈妄中间。

她不可能挨着傅钦原坐下,那京星遥怎么办,她只能硬着头皮,戳了戳自家大哥的后背,“哥,你去那边坐。”

“你俩什么事没做过?现在还什么臊,去他身边坐呗。”傅钦原打趣。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傅欢恨不能捂住他的嘴。

傅钦原岿然不动,而京星遥此时也进屋了,自然是挨着他坐下,位置瞬间就剩一个。

“欢欢,赶紧坐啊,要吃饭了。”京星遥笑道。

傅欢只能硬着头皮紧挨着陈妄坐下,这顿饭吃得她如坐针毡,就是看到喜欢的螃蟹,都没兴致啃一只,只是闷头扒饭。

众人聊天,宋敬仁也是心疼外孙女,想帮她解围,就把话题给绕开了:

“段林白的女儿过些日子是要结婚了吧?”

傅沉点头应着。

“日子还没定?”

“正在商量。”

段林白对顾渊不爽很久了,就等着这时候为难他一番了,只是某人性子太沉,你要好好谈婚事,说彩礼嫁妆,那我们就坐下来慢慢聊,不急。

弄到最后段林白都要崩溃了!

直斥他一句:“顾小二,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娶我女儿?”

我去,居然半点都不着急!

你是来提亲的,还是天天到我家喝茶的、

顾渊只回了他一句,“我想娶诺诺,一直以来,不都是您在拖延进度?吹毛求疵?”

段林白被一噎。

这话虽然不错,但是……

太伤人了啊。

感情是他耽误了自己女儿婚事?这话说得怎么越听越不要脸啊。

反正他们两家,从订婚到后面真是提亲,就没消停过,这哪家不都是岳父拿捏着女婿吗?怎么到了段家这里,就变成段林白每天被气得跳脚了。

这两人对峙,几乎都是以段林白被气得炸毛而告终。

私事上是这样,在公司更是如此,段一言每天本来就是被迫营业,总是摆着张面无表情的人,加上一个脾气古怪的准女婿,经常都是段林白说件事,两人象征性的给他一点反应。

敷衍至极。

搞得段林白不是去找傅沉,看他抄经,就是去京家,围观京寒川钓鱼,借此平复心情,其实说到底就是去抱怨的。

京寒川曾直言:“他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了,话痨撞上早更,简直要人命。”

傅沉这次到了云城,也能躲几天清净。

“段家那女儿生得是挺漂亮的。”陈爷爷知道宋敬仁是帮他们解围,也跟着附和道。

傅沉和宋敬仁并没咬着两人的事情不放,只有傅钦原给傅欢夹了两块排骨。

“哥,我吃不下了。”傅欢压根没心情吃东西。

“多吃点,下午还有场硬仗要打。”

傅欢被一噎,他是自己亲哥吗?

*

吃了饭,宋风晚就借口要出去买点特产带回京,拉着傅欢和京星遥出去了,小小四合院,转瞬就剩下五个大老爷们儿。

棋盘摆上,泡了壶茶,傅沉和陈妄分坐两侧,各执一方棋子,其余几人就是坐在边上围观。

一开始,整个棋盘上的局势就波云诡谲,陈妄知道傅沉心底肯定不舒服,想让他几个子,可对面也不客气,你既然让着我,那我大可以趁机搞死你。

傅沉素来不是什么正派的君子。

“叔叔……”棋下了一半,陈妄还是先开了口,“关于我和欢欢之间的事,没有及时和你们说,真的挺抱歉的,其实我们交往没多久,所以暂时也没合适的机会告诉您。”

“之前你们社团迎新,我让你照顾她,那时候你们在一起?”傅沉盯着棋盘,眼睛连一丝余光都没分给他。

“嗯。”

“看样子,你把她照顾得挺好。”傅沉轻哂。

傅钦原坐在边上喝茶吃糕点,虽然傅欢离开前,一直叮嘱他,让他帮忙照顾一下陈妄,因为傅沉肯定会为难他的,可他压根没打算出手。

这个地方是他的伤心地,他每次到了这地方,总能想起陈妄这小子把自己杀得片甲不留的情形。

这种不识趣儿的小子,帮他做什么!

他恨不能直接把那张关系图拍了发出去,让周围那些魔王大佬都看看,这都是个什么东西。

说段叔叔浪就算了,那也是实话,可是他岳父哪里闲?

养养鱼就是闲?这话有点过分啊。

陈妄抿了抿嘴,“叔叔,其实我和她……”

“这件事,你不用和我解释那么多,女儿大了,总归是要谈恋爱的,这点我看得开。”傅沉说得很随意。

傅钦原略微挑眉,他爸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他心底诧异着,不过下一秒,他只能感慨,你爹还是你爹。

因为陈妄正要保证肯定会对傅欢好的时候,傅沉说了句:

“小孩子谈个恋爱而已,弄不好以后还会分分合合,压根没到家长掺和的地步,我也犯不着对你怎么样。”

言外之意:

你想做我女婿,还差得很远,目前这情况,犯不着我动手。

这话说得,简直比宋风晚刚才还好,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陈妄没作声,只是抿嘴思考着:

傅家的突破口,好像找错地方了。

宋风晚到了后面,还是松了口,而傅沉这里,好像压根就是死胡同。

牢记笔趣阁手机版m.xinbiquge6.com